您的当前位置 - 党建工作
我的老谭(二等奖)

作者来源:孙 欣发布日期:2017-08-29阅读次数:684

沉重的大门悄然静寂,失落的守候和温暖不再提起。感恩这世界上最亲的人吧,趁我们还能相依。——题记

老谭老了,记性总是不好。但是说起我的时候,她眼角的皱纹会跟着笑容舒展。

“我是1993年4月15日下午2点45分生的你。6斤2两,手指很长,脸圆圆的。我看着你呀,心里就想着,这就是我的姑娘。”这就是我的老谭,她可能会忘记把垃圾带下楼,但是却能清楚地记得我出生的时间和斤两。

儿时的我笑有多甜,老谭的操劳就有多繁;儿时的我梦有多香,老谭的眼圈就有多黑;儿时的我衣服有多干净,老谭的手就有多粗糙;儿时的我身体有多难受,老谭的心就有多痛苦。老谭一直坚持母乳喂养到我一岁半,因为她说听不得我那样撕心裂肺的哭闹,但却为此失去了工作中晋升的机会。现在说起来她总带着我耽误了她的口吻像模像样的责怪我,但我听得心里美滋滋的,乐此不疲地听她唠叨。我记得那时候她的爱就是为了我的身体坚持每天带午饭,一带就是6年;她的爱就是不干涉老孙对我的教育,却在我受批评的晚上偷偷的掉眼泪;她的爱就是气的抬起手狠狠地瞪我好久,可就是舍不得落在我身上。我知道那时候她就是我的天。

现在的老谭会越来越依赖我,走在路上总要挽着我的手;参加同学聚会前总要缠着我给她选衣服,还会像小孩子一样拿着我的化妆品打扮自己;一边嫌弃我总乱花钱给她买东西,一边却拿着礼物在她的同事面前炫耀。

周末,老谭和我在客厅看电视,电视里有我们都喜欢的演员。我说,老谭你看啊这个人我小时候他都是演少年皇帝的,现在演的都是爷爷辈的。老谭没应我,我侧头,才发现她睡着了。她的整个身体都陷进沙发里,鼻息有沉重的呼吸和鼾声,轮廓有些消瘦,不再像前几年那样饱满充盈。老谭可能真的老了,她的头发已经从发根开始白,两个月就要染一次。她就那样窝在沙发里,我忽然发现,我的老谭不在像我小时候那样雷厉风行高大威武了,我这一片广阔无垠的天如今已慢慢收缩、下沉,她的眉眼越发清晰温婉,像倒着长的孩子。

把电视关掉的时候老谭醒了,她说现在是晚上瞌睡越来越少,白天有点声音反而还睡着了,她冲我笑,边笑边起身要给我洗衣服去。

我心里有点酸楚,我说:“妈你去床上躺会,我又不是不能自己洗。”

老谭人已经到了客厅外,传过来的声音柔软又绵长。

“洗不了几天了,等你结婚了,我就不洗了。”

我愣怔在那里,重新打开的电视咿咿呀呀,变成空洞的背景。曾经无意间听到她跟老孙的聊天,她说我就像是她精心养的一盆花,每天修剪枝叶,浇水施肥,可是再过几年就要被别人连盆端走了。

我想大概所有的父母都是这样,为我们撑起了一片天,为我们遮挡所有的阴霾。在成长的道路上,是她们在前面披荆斩棘,一步一步为我们铺垫出一条平展的路途。也许我有时会想要偏离她们为我们设计的轨道,甚至责备她们的落伍跟不上时代,可那就是她们的用心良苦,大概从我们出生那天起就开始了。不管长到多大,我都是她心里的宝。

老谭,你养我一小,我养你一老;你陪我长大,我陪你变老;老谭,愿时光慢一些、再慢一些,愿它对你温柔以待,愿你岁月静好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版权所有  甘肃省公路发展集团nb88新博娱乐平台有限公司       备案许可证号:陇ICP备17000357号

 联系地址:甘肃省兰州市安宁区桃林路3号        邮编: 730030     传真:0931-7611259    

 E-mail:gsgfjt@163.com

Copyright2010-2020 GanSu Provincial Highway Development Group CO., Ltd.  All Rights Reserved.